当前位置:天晋娱乐网 >> 开心 >> 正文

村里拆迁,嫁出去的女儿没资格拿赔偿?孝感这家人闹得不可开交…

时间:2018-06-08 13:08:42 作者:爱应城 阅读: 7594 点赞: 64 分享: 56

不可否认,在很多老一辈人心中,有个传统观念,那便是嫁出去的女儿是不能再来拿娘家的财产的,特别是房产,一般都是归儿子所有的,俗称“嫁出去的女儿等于泼出去的水”。

嫁出去的女儿等于泼出去的水,她怎么还有资格来分房产?更何况当初建房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孩,没出过一分钱!”最近,家住孝感的老李被分割家产的案子搞得甚是心烦。

我叫李见微,见微知著的见微。

我是一名医生,结婚两年,刚拿证丈夫就被调去了国外工作,没有回过国,我们靠视频联系,更像是谈着异地恋爱的小情侣。

我一直以为自己的感情还算美满和睦。

可我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为了逼我净身出户,竟把其他男人送上我的床,并且拍下了我婚内出轨的证据。

他站在床前。

我盖着被子,脚心冰凉,全身发抖。

我心中愤恨,和他对峙了很久,终于忍受不了,歇斯底里的大声骂他!

“陈源!你居然让别的男人跟你的妻子睡觉!你这个畜生!畜生!”

我能听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尖利而颤抖!心上蔓延开来的疼痛压制不住,眼泪一颗颗从眼眶里滚出来。

陈源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他戴着斯文的细框眼镜,将针孔摄像头拍下来的激情照片,拿在手里得意摇晃,平静的对我说,“微微,我们夫妻一场,你如果能答应我的条件离婚,我就把这些东西给你,否则,你们医院的同事和病人都会看到你的这些照片和视频。”

我怎么都不愿相信,我的丈夫拿着我和其他男人的床照,竟会面露得意之色。

仿佛我从来都不是他爱过的女人,他也从来不曾在意过我一分一毫。

我的眼睛很酸,心口跟着一阵阵抽疼。

父母去年车祸离世,我把他当成了后半生最亲的人,而如今,他却狠狠往我心上狠狠的捅了一刀。

痛得我猝不及防!

陈源无视我的凄惨伤痛,“李见微,你是过错方!如果你不净身出户,我可以起诉你偷情,你会身败名裂!”

这个王八蛋!我是挖了他家祖坟吗?他要这样对我?

我倔强的忍着疼和屈辱,咬紧牙!“我要报警!”

对!报警!

就算他要和我离婚,又凭什么要我净身出户?是他陷害我!

家里的房子是村里拆迁分来的,我如果净身出户,那等于拿父母的血汗钱给了这个杀千刀的王八蛋!

陈源看我态度强硬,那细框眼镜乔装出来的斯文面具再也戴不下去,他看着我的眼睛变得凶狠,面目也慢慢狰狞,“你报警,我就一键发送到满世界都是,大不了就鱼死网破!谁都别想好过!”

我的心,又急又痛,怕是没有哪个女人可以不在意自己的激情照被发送得满世界都是吧?

陈源看着我,阴险的笑,“李见微!你好好想想吧,和你偷情的可是你们医院最年轻的副院长严谨,你不要脸,他也不要吗?再怎么说,我这个老公不在国内的两年,他对你也照顾有加。昨晚我让人把他抬走时他睡得很沉,根本不知道是你,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恨死你?他的前途可比你光明多了!”

他将手中的照片往我床上砸过来!

我拿起照片捏在手里,看清之后,我如遭雷击!

昨晚和我翻云覆雨的居然是严谨!

严谨对我照顾,并不是他和我有多少交情,而是我们父辈曾在一个村做过邻居,关系很好。

我是独生子女,父母去年车祸离世,陈源不在国内,都是严家父母安排严谨忙前忙后的帮我处理。

严家对我有恩。

如今我出了这些破烂家事,怎么有脸把严谨拖下水?

从来不曾恶心过谁,此刻陈源的卑鄙下作却让我恶心到反胃!

虽然全身发冷发抖,我也做出慢条斯理的样子穿衣服下了床。

“离婚可以,但你这个无耻的凤凰男想要我净身出户?想都别想!”

“你说谁凤凰男!”陈源恼羞成怒!握起拳头冲过来就要对我动手!

第02章戴绿帽子

我退开一步,抬着下巴,轻蔑的注视着他,“你不是想我净身出户?怎么?家暴给我留下伤痕,等我去报警验伤?你能捞到好处?”

他握起的拳头举到一半又放下来,气得嘴唇颤抖。

我看他为了金钱妥协的孬怂样子,心痛的感觉都得到了些许治愈。

他真是配不上我。

“想靠女人娘家发财,说你是凤凰男都是抬举你!你骨子里难道有下贱的基因?你可千万要断子绝孙!不然生的儿女也遗传了你的卑贱基因那就太恶心人了!”

我咒陈源断子绝孙,但他不敢对我动手,只能气得瞪目红眼的骂我!“李见微!你这个臭婊子!”

如此骂我,他演技得有多好,才能熬得了四年?

我一直强撑着在让自己骄傲,离开房间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摔倒。

坐在出租车上,我想着,不能净身出户,更不能连累严谨。

要不辞职吧?

可学医的都知道,能在五年毕业后进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入正职是件多么艰难的事情。

这份工作是父亲当初找严谨帮忙才到手的。

我舍不得放弃。

我心空神恹的回到妇产科办公室,坐在办公椅上,脑子里开始整理这件事情,是不是该报警?

可陈源鱼死网破的把视频发得到处都是怎么办?

“李见微医生在这里吗?”

我听到声音,站了起来,是陈源的妈进了办公室。

陈母画了大红唇,曾经纹过的眼线和眉毛都变成了深蓝色,短短的卷发染着倒土不洋的黄色,一身装扮也是花里胡哨,说不出来的不和谐。

她笑嘻嘻的来到我面前,压低声音问,“你们离婚,房子什么时候过户给阿源?”

我一震!这是商量好了?“我为什么要给他!”

她很急,声音却小,“怎么不该给他啊?他给你们李家做了几年上门女婿,还不值这点房子?他几年青春都搭进去了!”

我瞪大双眼!

我仰起头,大口大口的吸着气!

陈家人是要走“不要脸天下无敌”的路线?真是父贱贱一个,母贱贱一窝!

“我家从来没要他做上门女婿!房子的事情你们想都别想!”

我说完这句话,陈母把袖子撸起来,拉住我一扯,“给脸不要脸!”这句骂完,顺手就一巴掌就给我甩在脸上!

这一巴掌打得我措手不及,眼冒金星!

同事们也有点傻了!

我懵了一瞬,随后血气一涌冲了脑门心,她凭什么打我?就因为我父母去世了,没人保护我了吗?

如果我父母知道他们死后我被人这样当众欺负羞辱,怕是死都不会瞑目,我咬紧牙,反手两巴掌就甩在了陈母的脸上!

这两巴掌,又快又狠!

办公室安静了,因为谁都知道陈母是我的婆婆,而我打了自己的婆婆。

陈母捂着脸上我打过的地方,大喘几口气后,便开始狗急跳墙似的撒泼骂我!

“李见微!你个骚贱蹄子!我儿子在外面赚钱养家,你就在外面偷人!你怎么不浪死在别的男人的床上!害我儿子昨天刚刚回国就被你戴了绿帽子!你花他的钱养野男人!你天打雷劈!”

第03章身败名裂

同事们的眼神精彩纷呈。

我感觉自己的呼吸系统都快要瘫痪报废了!气得接不上气。

此时我真的后悔听了父母的话,从小跟严谨学不骂人。

严谨何止是不骂人,他除了工作交流,几乎不跟人说话,也不跟我说话。

我那些相对刻薄的言语,还是跟又妍学的。

此时我急得要命,却只能如实回击。

“这些年我没有花过陈源一分钱!他拿了结婚证就被调去了非洲,说单位奖金、绩效钱都没结,在国外生活太紧张拮据,我还给他打过好几次钱!他拿什么养的家!”

陈母看我辩解,更是变本加厉的骂我,“你们别被这个小贱人骗了!长得跟清新朵茉莉花似的人畜无害,你们都不知道她有多贱!我儿子那么辛苦在非洲,就是为了多赚点钱给这贱女人好吃好喝供着她!给她买名牌包包首饰!没想到到她这么不要脸!她和你们同事偷情!你们知道吧?”

我心脏蓦地揪紧!

她就差把严谨的名字说出来了!

陈源肯定和他妈合谋了!

平时严母给严谨送汤品也会给我送一份,是她怜悯我失去了双亲,把我当女儿一样。

我的名字还是严父起的,李见微,见微知著的见微。

听说严家已经有了心仪的儿媳人选,如果这事闹大黄了婚事,他们一定觉得我恩将仇报。

如果为了房子毁了严谨,我只能跪在严家父母面前以死谢罪。

严家从来没有对不起我,严谨更不能成为我这些破烂家事的牺牲品。

去他妈的对老人要尊重!这老太婆根本不配!

我顺手操起桌上的花瓶就朝着那老太婆冲过去!迎面就要朝着她的脸砸去!

几个同事冲过来合力抱住我!抢了我手里的花瓶,让我不要冲动!

我气得全身颤抖!脑袋都要炸了!没人教过我应该怎么对付如此没有羞耻心,没有道德底线的人!

“姓王的!你回去告诉你那龌龊下作的儿子!我同意!马上签字离婚!他要的条件我全都答应!你马上给我滚!滚!滚!”

我喊“滚”的声音一次比一次歇斯底里!喉咙被吼出的愤怒之声割痛。

喉咙的疼痛一路烧到心口。

陈家人见我如今是无父无母的孤儿,轮翻上阵欺负我,欺负我无依无靠,欺负我没有娘家人。

我真想找把手术刀给那老太婆捅过去!

陈母不意性格和善的我会如此激愤,她退了几步,却还是得意的掀了掀嘴角,“算你识相!”她挎着年前从我这里拿走的包包转身离开!

我强忍着本该狼狈的姿态上班,可我已经被负能量包围,找主任要了辞职申请表。

陈源的电话在此时打了过来,我想安静,直接挂了电话。

他不停的打!

我关了静音跑去楼上人少的卫生间,气急败坏的接起电话!

“陈源!你他妈有完没完!”

我这辈子都没有如此躁动心怀仇恨过!

陈源比我声音还大,“李见微!搞清楚!现在是你该求我!求我不要让你们这对狗男女身败名裂!”

第04章外遇对象

陈源继续威胁我:“我告诉你,你已婚是事实,他严谨就是勾引有夫之妇!医院的竞争和勾心斗角从来不少,派系也多,严谨这么年轻被提拔成副院长,让很多想上去上不去的人恨得要命。到时候视频一出来,指不定多少人跟在后面推波助澜,巴不得想把他拉下来!严家父母待你不薄!”

我气得肺炸!陈源狠狠抓住我良心上的弱点!

可谁是狗男女?

他居然有脸骂受害者是狗男女!

“鬼才会求你!你要搞事就搞事!爱怎么就怎么!我就是喜欢严谨!我从小就喜欢他!他比你好一万倍!他不是院长了我也喜欢他!我曾经是觉得配不上他才不敢跟他表白!前脚离婚我后脚就去追他!”

要是我有心脏病,现在应该已经当场死亡,抢救无效了!

我狠狠挂了电话,带着一股子戾气用力拉开卫生间的门!

严谨站在门外,身形挺拔如松,俊容冷冽深刻,他正看着我。

不知他在外面站了多久,听到了些什么。

我脑子瞬间当机,楞得挪不动脚步,刚刚我说从小就喜欢他,说他不是院长也喜欢他……

脸,刷的红烫到了耳根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脸红,但那种火热的温度已经烫到我头晕。

我觉得自己说的是气话,可我根本不敢去反驳自己说过的任何一个字。

因为昨夜混乱的肉体关系,此时我在他面前太紧张,高跟鞋里面的脚趾已经抓紧了凑在一起。

即便他英俊优秀到出类拔萃,我跟他说话也从不紧张。

可现在,只要对他说一个字,我的心就兵荒马乱般狂跳着不知如何自控。

“我……我,你……刚刚……”

我紧张到口吃。

双腿间撕裂疼痛感还很清晰,都是他昨夜的所作所为,那些模糊的记忆碎片被我脑补成了激情四射的欢爱影像,我很难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我的指甲不停的抠着手指。

严谨一双眼眸锐利如鹰,把我看得心里发毛,心脏砰砰乱跳,我有一种夜半鬼来敲门似的慌张害怕。

我刚刚挪动步子想跑,他突然淡淡说问了一句,“你要离婚了?”

他听见了我说的话!

严谨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家事,哪怕父母去世,他帮我忙前忙后的操持琐事,一天只睡一两个小时,也没有问过一句“为什么你老公不回来处理这些?”

我们交流最多的,只是工作上的问题。

我心口里团紧的气息猛地一提,慌张的看着他,可我不敢看他幽深的瞳仁,生怕那里面的光芒会照出我的难堪。

“嗯。”我承认了。

“为什么离婚?”

“我有外遇了,为了保护他,拿你做了幌子,对……对不起。”我吞吞吐吐的样子让这段话平添了些真实性。

他若不知情,就永远不要知情了。

他周身寒气渐涨,盯着我的目光愈发骇人,我感觉自己在被他的眸光凌迟。

他再次出声时,冷凉带笑,“李见微,你真是好样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此时心慌气短,只求他快一点离开这里,让我喘口气。

可他站在我的面前,一动不动,半晌后,他冷厉质问,“谁?是哪个男人值得你不惜想要辞掉医院的正职,答应陈源一切条件同意离婚的方式来维护!”

他喉结滚动,眸子里渐渐燃烧的火苗让我觉得他好陌生。

“你说清楚!”

他额头上的青筋暴跳,像是下一秒就要宰了我!

推荐阅读

他是个传奇人物,他是“东方的盖世太保”“中国的希姆莱”,他是谁呢?

在抗日谍战片中,总会有这么一个部门那就是:军统。军统全称: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BIS),中华民国情报机关之一。提到军统,那就不得不提下军统的创始人:戴笠。戴笠,浙江省衢州府江山县保安乡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中将、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首长、中国秘密警察领...

食客当等待着1 天前

除夕夜,你的年味来自被你抛弃的繁琐礼节和仪式感

没有仪式感的教育都是失败的,或许你不同意这句话,事实上,思想教育里,年轻人越来越多的在追求西方的节日,因为西方的节日都有仪式感,如圣诞节、情人节。对中国人来说,中国的节日不是没有仪式感,而是我们摈弃了这种传统,因为礼节繁琐,在观念里也会因为掺杂着所谓的封建迷信而被遗弃。年三十,有什么习俗呢?年夜饭,...

巫爸谈早教1 天前

2017大众关心离婚案判儿子跟宝强女儿跟马蓉,看苍天放过谁?

在临近年关的今天,曾经轰动娱乐圈的草根出身明星王宝强离婚案终于告一段落。2018年2月11日下午,王宝强诉马蓉离婚案、马蓉诉王宝强名誉权案分别在北京朝阳法院不公开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王宝强离婚案法院一审判决解除双方婚姻关系,并从利于子女健康成长角度出发,判决婚生子由王宝强抚养,婚生女由马蓉抚养;当初的宝强...

清风明月篱笆人2 天前

和哈士奇一起玩的后果就是,二是会传染的!

哈士奇可是我们这么多年来手机里祖传的表情包来源啊!我们一直以为哈士奇很二,但是你们不知道的就是!二居然是会传染的!我们突然在最近发现!很多养哈的人都疯了!!!这个大家自己看!控主不多说了可是你们不知道的是,哈士奇的二除了人以外其他的也可以的哇听到外面的大呼小叫,赶紧出门一看,结果是德牧在殴打哈士奇但...

大爱宠物猫狗控4 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