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晋娱乐网 >> 两性 >> 正文

男子查出无法生育,将女儿赶走,起诉前妻,女儿出车祸后父亲醒悟

时间:2018-02-11 08:55:00 作者:六点故事 阅读: 6920 点赞: 96 分享: 41

配图来源网络,图文无关

情感故事

黄大维和妻子马英英结婚三年了,一直没有生育,马英英希望自己能生个孩子,黄大维安慰妻子道:“我们不是有佳佳了吗?就别生了吧。”马英英的脸立即拉长了道:“那是你跟俞华的孩子,又不是我亲生的,我想自己生一个!钱要自找,崽要亲生。莫不是你有问题心虚了?”马英英用怀疑的眼光盯着黄大维。黄大维像受到了莫大的侮辱似的吼起来道:“我有什么问题?我看是你有问题!”

马英英道:“那好,我俩都到医院检查,看看到底是谁的问题。”

黄大维赌气道:“去就去!去了也是你的问题!”

第二天,黄大维夫妇一起来到市医院的不育不孕症专科,楼下楼上的折腾一番后,检查结果出来了,医生拿着那张检查单对黄大维道:“先生,你患有不育症。”

黄大维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道:“这、这怎么可能!不会吧?有没有搞错啊?”

医生看着情绪激动的黄大维道:“先生,请相信科学,你患的是目前尚未能治疗的先天性不育症,也就是说,你根本不可能让妻子怀孕。”

黄大维拿着报告单,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回到家,马英英发泻似的道:“黄大维,你真行啊,戴了绿帽子不说,自己一直捧着、护着的宝贝女儿原来也是别人的孩子。平时我说她两句你就跟我急,这下你傻眼了吧。”

黄大维道:“不能这样说,佳佳必定是我的抚养了十几年的好孩子。”

马英英冷笑一声道:“如果你早知道她不是你的亲生孩子,你还会对她好吗?如果她知道你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还是你的乖乖女儿吗?”

马英英的两个“如果”象两枚重磅炸弹,炸得黄大维心虚了道:“她不会知道的,除非你告诉她。”

英英道:“我吃饱了撑啊。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可不愿和你一起去供养别人的女儿,那叫床底下养恶蛇,到头来要被蛇咬。”

黄大维怒道:“不许你这样说佳佳!”

马英英也火了,道:“好,黄大维,你愿意就跟你的女儿过吧,我可不愿沾别人的光!”拉开房门跑了出去。

黄大维跌坐在沙发上,只觉得大脑在“嗡嗡”作响,眼前混沌一片。心里象有千万条毒虫在啃咬!原来自己一直引以为自豪,一直疼爱的女儿,根本就不是亲生女!难道是妻子不忠于他,背着他偷了人,让他戴了绿帽子?不可能!

结婚五年,黄大维对妻子还是了解的,她性格内向,胆小怕事,从来不去公共娱乐场所,从不跟任何男人接触,甚至黄大维带男同事来家里玩,妻子都是一副很厌烦的样子,为这事夫妻俩争吵不少,弄得黄大维都不敢带男同事来家里玩了。

就是这样一个妻子,她能红杏出墙吗?可是,她为什么突然提出离婚?佳佳又是谁的?无数个问号如乱舞的金星,搅得黄大维头昏脑胀。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快乐的歌声,十三岁的女儿黄佳佳背着书包跑进屋来道:“爸爸,你看,我又考了100分!”

黄大维恹恹地把女儿递到眼前的成绩单拔到一边,眼睛直直地瞪着女儿,仿佛站在他面前的不是相依为命了十几年的女儿,而是天外来客。

黄佳佳见爸爸发愣地瞪着自己,目光怪异,她道:“爸,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伸出小手摸摸黄大维的额头,“不烫啊。”

黄大维轻轻推开女儿的手道:“没什么,我今天有点累。”

“那你就早点休息。”

黄大维躺在床上,哪里睡得着?一阵轻快流畅的琴声从佳佳房间的里流泻出来。佳佳拉的正是那首“世上只有妈妈好”,不过,佳佳在唱这首歌的时候,总是把“妈妈”改为“爸爸。”“世上只有爸爸好。”

黄大维清楚地记得,四年前,他带女儿参加全市少年儿童歌咏比赛,女儿登上舞台,大大方方地道:“今天,我为叔叔阿姨献上一首‘世上只有爸爸好’。在我四岁的时候,妈妈离我而去,是我亲爱的爸爸一手把我拉扯大,今天我要把这首歌献给我的爸爸,献给天下所有的父亲 ......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块宝......”

佳佳幼嫩的童音唱得深情如诉,唱得台下的叔叔阿姨们都流泪了,大厅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那次,佳佳夺得了第一名,黄大维眼含热泪,抱起女儿亲了又亲,他为有这样一个女儿感到骄傲。

以后,女儿参加了少年宫的小提琴训练班,学拉小提琴。每当黄大维工作不顺,心情不好的时候,佳佳就要为他拉“世上只有爸爸好”,让黄大维心中的不快顿时云散烟消。懂事的女儿是父母温馨的棉袄,这样一个好女儿,竟然不是他的亲生!黄大维有一种被戏弄,被欺骗了的感觉。黄大维越想越气,直到凌晨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第二天,黄大维睁开通红的双眼,一看表,已经七点半了。他急忙起来,佳佳已经上学去了,黄大维洗漱完毕,走进厨房,只见灶台上留有一张纸条“爸爸,我上学去了,早餐在锅里温着。”黄大维揭开锅盖,一碗面条煮鸡蛋在锅里冒着腾腾热气。

黄大维心里涌上一股暖流:多懂事的女儿啊!才十三岁,同龄的孩子还在父母怀里撒娇,可是女儿在学校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回到家是爸爸的好女儿,洗衣、煮饭、扫地、买菜,家庭妇女们所干的事,她就早早学会了,冬添棉夏换单都不再要黄大维操心,不仅能照顾自己,还能照顾父亲,省了黄大维的多少心。当初就是怕女儿受委屈,所以直到佳佳十岁了黄大维才跟马英英结合。

万一佳佳知道自己不是她的亲生父亲,她会不会就跟自己离心离德?像报上说的抛下熬白了头的养父母而去寻找生父?想到这里,黄大维滴灵灵打了个寒颤,那碗面条也不吃了,仿佛碗里放了砒霜。他匆匆下楼,打的直奔城南俞华的家。

前妻俞华住在南郊外环路一个类似农家的四合院里,黄大维在佳佳小时,每个星期带她来跟母亲团聚一次,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俞华也是离婚两年后才跟一个下岗工人结了婚,日子过得异常拮据。

对黄大维的到来,俞华颇感吃惊,离婚八年了,除送女儿来,他在门外站站外,从来不进院门的。看黄大维铁青色的脸象要下暴雨前的天空,俞华就知道没有好事。果然,黄大维见左右无人,劈头就是一句:“你说,黄佳佳是谁的?”

俞华一愣道:“你没吃错药吧,你自己的女儿还问是谁的。”

黄大维怒不可竭地把那张检验报告单扔到俞华面前道:“你自己看看!我根本就不能生育!”

俞华顿时哑口无言,愣了半响,忽然声音发颤地吼起来:“就是你的!她是你的女儿!”

黄大维浑身颤抖道:“俞华,我还以为你老实人一个,没想是焉人一大包,没脸没皮!背着我偷奸养汉。难怪当初铁了心要跟我离婚!你说,是不是他的?”黄大维说的他就是俞华现在的丈夫。

俞华歇斯底里地大吼道:“你给我滚,不许你侮辱他!”操起拖把把黄大维撵出了大院。

欲想兴师问罪的黄大维落得一脸灰地回到家,推开家门看见妻子英英坐在沙发上,脸上挂着一层霜:“黄大维,我昨天想了一夜,我们离婚吧。”

黄大维大吃一惊道:“英英,你这是何苦呢?”

马英英道:“我渴望做一个完整的女人,可是你却不能给予。”

黄大维道:“难道佳佳不好吗?”

马英英冷笑道:“再好也是个来历不明的人,我不愿为了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人跟你受苦受累。”

黄大维气塞胸膛道:“你......”一时说不出话来。

马英英不耐烦地站起来道:“好了,别说了,我知道佳佳是你的心肝宝贝,我不为难你,但你也别勉强我。这是离婚协议,想好了就签字。”马英英说着掏出早写好了的离婚协议书放在茶几上率门而去。黄大维羞愤交加的大吼道:“滚!你们统统给我滚!”

马英英前脚刚走,黄佳佳就背着书包一蹦一跳地进了屋,见黄大维满脸怒容,手里捏着一张纸条,捏纸条的手在发抖,她道:“爸爸,你怎么啦?是阿姨给你的,她写的什么?”

黄大维突然把协议书揉成一团狠狠一摔,冲女儿大吼道:“都是你这个野种!你给我滚!”

黄佳佳顿时懞了,抑脸望着怒气冲冲的父亲,上前抱住他道:“爸爸,是不是因为我,阿姨不肯来你就生气了?爸爸,你打我吧,都是我不好。”

完全丧失了理智的黄大维,抡起巴掌狠狠搧在女儿脸上,吼道:“你滚!你不是我女儿!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从小到大没被父亲碰过一指头的黄佳佳,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伤心欲绝,她捂着半边肿脸:“呜”的一声痛哭跑出了家门。

妻子离去,女儿走了,黄大维望着一下子变得空空荡荡的家,越想越气,这一切都是俞华的不贞才给他造成的痛苦,他得讨回这笔债!黄大维奋笔疾书,写起诉状来。

黄佳佳一路哭着来到妈妈家,她一头扑进母亲怀里,委屈得大哭道:“妈,姨不喜欢我,爸爸也就不要我了,他骂我野种,妈,什么是野种啊?”单纯的孩子心灵纯洁得如一张白纸。

俞华紧紧搂着孩子,一汪泪水漩上眼眶道:“佳佳不是野种,佳佳是妈妈的乖女儿。”

对于黄佳佳的到来,俞华的丈夫胡大春十二分的不高兴,他夫妻俩靠摆一个小摊为生,还要供胡大春的一个念大学的儿子,家里再也添不起一张嘴了,以前,黄佳佳来一天两天他也就忍了,今天看佳佳哭哭啼啼的来,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走,他心里就象堵了一块石头。

黄佳佳来母亲家三四天,胡大春的脸拉得一天比一天长,动不动就发火,弄得黄佳佳母女战战兢兢,黄佳佳饭不敢多吃一碗,菜不敢多挟一筷。一天晚上,黄佳佳在睡梦里怱听母亲房间传来激烈的争吵声,只听胡大春吼道:“人家都把你告上法庭了,你还帮他供崽?”

母亲的声音:“大春,不管怎么说,她是我的亲骨肉啊。”

“从法律角度讲,她是黄大维的女儿,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大春,不要这样讲好不好了,她不就是在这里住几天吗。”

大春恨恨道:“要住到什么时候?我受不了了,让她马上走!她不走,我走!”

母亲苦苦哀求的声音:“求求你小声点,别让孩子听见,我明天让她回去。”

第二天,俞华拿出五元钱塞给女儿道:“佳佳,这几天妈妈要出远门,你回爸爸那里去好不好?”黄佳佳点点头,进卧室提起书包走了。等俞华进卧室一看,那五元线还放在书桌上。

中午放学后,佳佳回到家,父亲不在,屋里零乱不堪,到处扔着脏衣服,臭袜子,桌子上落了薄薄的一层灰,佳佳想自己不在家,阿姨也没来啊。她把父亲的衣服一件件拢起来,用洗衣机洗净甩干,晒在阳台上。

又打扫房间,抹桌子,洗泡在锅里已经发酸了的碗。收拾停当,父亲还没有来。她敲开隔壁张伯伯的门问道:“张伯伯,我爸爸哪里去了?”

张伯伯怪怪地看了佳佳一眼道:“你爸去法院了。”黄佳佳心想,父亲去法院干什么?她转身向法院走去,来到法院,只见庄严的法庭里坐无虚席,被告席上站着的竟然是她的母亲!而父亲站在原告席上,几天不见,父亲明显的衰老了,头发灰白,满脸憔悴。

父母为什么在离婚那么多年后还要对诉公堂?只听法官问道:“被告,原告诉你欺瞒,对原告不忠,以至于原告根本不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抚养了十几年的女儿不是他的亲骨肉,向被告提出3万元的精神赔偿,被告对原告的请求有什么异议吗?”

俞华道:“不,原告纯粹是无事生非,黄佳佳就是原告与被告共同生育的女儿!”

法官出示了市医院的检验报告单道:“原告到市医院检查,根据检查报告单,市医院权威专家认证原告患有先天性不育症,也就是说,原告根本不可能让你怀孕。对此,被告作何解释?”

旁听席上顿时泛起一嗡嗡的议论之声,俞华紧紧咬着嘴唇,脸色苍白!她的眼前浮现出十三年前恶梦般的一幕:那是俞华和黄大维刚刚结婚没几天,领导忽然派黄大维出差,一去半个月,独守空房的俞华日夜思念着身在异地的丈夫。

一天夜里,俞华怱听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正在望着丈夫相片发呆的俞华以为是黄大维给她一个惊喜,出其不意的回来了,她一下子跳起来打开房门道:“大维!是你、你......”她惊得张口结舌,门外站着的是一个面目睁狞的大汉,他手里握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猛地推门而进,低吼道,“别出声,一叫你就没命了!把你的钱交出来!”

俞华惊恐万状地摇摇头道:“我、我没钱!”

歹徒狞笑一声:“没钱?没钱那我就要你了!”歹徒用匕首把俞华逼进卧室,把她按倒在床,俞华象一只沉默的羔羊,任饿狼蹂躏,直到天亮,歹徒才不慌不忙的离去。

俞华哭了一天,她想报案,可是一想到自己在新婚之时就被强暴,要是传出去,自己哪里还有脸见人啊!更让她担心的是,如果自己深爱的丈夫知道了,他还会爱我吗?一想到这里,俞华就默默地呑下了这枚苦果,强颜作欢地迎接出差归来的丈夫。

而粗心的黄大维却没有发现,妻子忽然像换了一个人,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一看见男人,特别是当夜晚家里有男人来拜访的时候,她就变得神经质起来。不久,俞华发现自己怀孕了,十个月后她生下了佳佳。

随着佳佳长大,俞华竟然从佳佳的眉宇间看到了那个歹徒的身影!那个歹徒的容貌她已经死死地烙印在心里,就是烧灰她也认得!女儿那略显粗黑的眉毛,宽阔的印堂,怎么跟那歹徒如此相象啊?难道她是..........

俞华不敢往下想,在女儿四岁的那一天,她带女儿到医院化验血型,AB型!略懂一点医学常识的她什么都明白了,她和黄大维的血型都是A型,不可能生出一个AB型的女儿来,只能说佳佳是那个歹徒留下的孽种!

俞华顿时有了一种深深的负罪感,觉得自己对不起丈夫,每当她凝视女儿的时候,那令她痛苦不堪的一夜就历历在目!她想告诉丈夫真相,好几次张了张嘴又闭上了,她不敢想象,一旦丈夫知道真相后,自己和女儿的命运将会如何?俞华日夜承受着心理的折磨,宿食难安,为寻求解脱,最后她突然提出离婚,并愿意抚养女儿。

黄大维哪里知道妻子的苦衷?见妻子死活要争佳佳的抚养权,出于对妻子提出离婚的报复,黄大维坚决不同意,俞华又不能对他明说,只好含泪放弃。没想到八年后,俞华担心的事终于暴发了,站在被告席上的俞华进退两难,又羞又恨,如果说出真相,女儿以后怎么做人?一个没有父亲,养父、继父都不能容忍的女孩,她怎么生活?如果不说,等于承认自己对丈夫的不忠,又去哪里要三万元的精神赔偿费?俞华忽然大叫一声:“不!她是黄大维的女儿!她是黄大维的!”两眼一黑,昏倒在被告席上!法庭上顿时一片大乱,审判长吼:“快!快叫救护车!”

混乱中谁也没有注意到黄佳佳痛哭着跑出了法庭。

黄大维回到家,看见家里被收拾得清清爽爽,以为是妻子英英回来了,他喊着:“英英,英英!”四下寻找,哪里有妻子的影子?只见茶几上压着一张纸条,他拿起来一看,是佳佳写的:“爸爸,让我最后叫您一声爸爸,今天我才知道我不是您的亲生女儿。爸爸,感谢您十三年来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会报答您的,我走了,不会再回来,愿您和马姨重新和好。”

“佳佳!佳佳!”黄大维眼里涌出泪水,拿起纸条追下楼去......

小佳佳背着她心爱的小提琴和书包,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忽然,她在一根电杆前停住了,电杆上张贴的一张广告吸住了佳佳的目光:祖传秘方,专治男女不育不孕症,包治包好,不好不要钱,联系电话。

佳佳想要是能把爸爸的病治好,就算是报答了爸爸的养育之恩。想到这里,佳佳就走到对面的电话亭,拨打了这个号码: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喂,哪里?”

佳佳道:“你是专治不育不孕症的医生?”

“我就是啊,如果要治不育不孕,你找我就算找对了。”

“那我怎么找到你呢?”

“很好找,你坐6路、7路、10路公共汽车或坐出租车到金山大道十字路口,往左拐进民主路,再右拐进沙砣巷就找到了。”

佳佳放下电话,摸摸衣兜还剩1元钱,她上了公共汽车,在金山大道十字路口下了车,再左拐右拐,来到民主路沙砣巷,果然看见幽暗的巷道深入亮着一盏广告灯,灯光下闪烁着几个红色大字“中草药店”,下面还有几行小字:“祖传秘方,专治不育不孕症”。

佳佳走进店里,只见靠墙摆着两大排药柜,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坐在灯下看书。那中年人一看来人是个小姑娘,一番盘问后方知原委,他道:“你找我就对路了,只要是不育不孕症,吃下我的三剂药,保证药到病除!”

佳佳道:“那你给我三包吧。”

中年男子高兴得手舞足蹈,麻利地给佳佳配齐了三包药,捆好道:“一包150元,三包共450元。”

佳佳道:“不是说不好不要钱吗?我还没吃,好不好还不知道呢,等好了再给你钱不行吗?”

中年男人道:“小姑娘头脑还顶灵啊,我这药不好不要钱,是说你吃了不好,我退钱给你,不是赊药给你。因为我是坐家户,就住在这里,你是哪里的我不知道,如果你病好了不给钱,我去哪里找你?如果你吃了病不好,你可以来这里找我。你说是不是?”

佳佳想想也是道理,就低下头道:“可是,我没钱。”

中年男人的脸马上阴了下来,把三包药重重地扔回药柜里,道:“那你回去拿钱来取药吧。”

佳佳鼓起勇气道:“叔叔,我留地址给你,你先给我药好不好?”

中年男人不耐烦道:“去!去!去!,天底下没有这样的好事,等你有钱了再来!”把佳佳轰出药店。

佳佳悻悻地往回走。快到深夜了,刚刚车水马龙的大街上行人寥寥,只有路灯照着冷冷清清的街面。时此初夏,夜风乍起,凉意阵阵,无家可归的佳佳又冷又饿。她来到一家小吃店门前,里面的阵阵香味引诱得她满口生津,肚子咕咕直叫。她走进店里。店主是一对中年夫妇,见佳佳进来,便招呼道:“小姑娘要买什么?”

佳佳道:“阿姨、叔叔,我、我没钱了,我拉琴给你们听,你们给我两个包子好吗?”

中年夫妇道:“好,现在正没事,听听你拉琴。”夫妻俩拉过凳子坐下,听佳佳拉琴。

佳佳搭上弓拉了起来,“世上只有妈妈好”的旋律飘向冷寂寂的大街,拉着拉着,佳佳的泪水就如断线的珍珠止不住扑扑跌落。

店里夫妇不忍听下去了,把四个热气腾腾的包子塞到佳佳手里道:“孩子,你的琴拉得太好了。你是不是跟父母争吵了离家出走的?快回家去吧,要不爸爸、妈妈会急坏的。”

佳佳狼呑虎咽地吃着道:“谢阿姨,我没有家。”

老板娘道:“你没有家?哪你爸爸、妈妈呢?”

佳佳道:“我没有爸爸,妈妈嫁人了,他们都不要我。”说着佳佳又哭了起来。

中年夫妇明白了道:“我知道了,一定是继父不喜欢你,你才离家出走的,孩子,你还小啊,忍一忍就过去了,等你长大了就好了。回去吧,啊,回家去吧。”

佳佳忽然道:“阿姨,你这里要人帮忙吗?我会洗碗、扫地、洗衣。”

老板娘道:“你还小,请童工违法的,你听话,还是回家去吧。”

佳佳望着静寂的大街,急得又要哭了道:“阿姨,我、我能在你这儿住一晚吗?”

老板娘想这深更半夜的让一个小女孩回去也不安全,就点头同意了。

第二天,佳佳辞别了店老板夫妇,心里一直想着怎样才能给爸爸买到药。她忽然想起自己昨晚上拉琴能讨到两个包子吃。我去拉琴讨钱,说不定能给父亲买到药。

于是佳佳来到最繁华的金山大道人行天桥上,拉起了“世上只有妈妈好”,琴声如诉向路人诉说她不幸的身世,佳佳边拉边哭,边哭边拉,路人纷纷向她的那个瓷盆扔钱,一天下来,佳佳数数,居然有一百多元,她想再讨两天就够给爸爸买药了。

佳佳出走后一连两天音讯杳无,黄大维坐卧不安,他又恨又悔,静下心来,眼睛一闭,眼前全是女儿的身影,在憔虑与思念中,他才明白,尽管女儿不是亲生,但十几年父女相依为命,那一份情感不是非血缘就能割断的,女儿的一蘋一笑,一言一语在他耳边回响,他凝视着佳佳笑容天真的相片,心里呼喊:“孩子,你在哪里?”

这天,黄大维把自己关在家里,电话一响他就跳起来去接,希望能接到女儿打来的电话,可是每次都让他失望了。这时有人敲门,黄大维开门一看,是邻居黄伯,黄伯道:“我看见佳佳在金山大道的人行天桥上拉琴讨钱呢。”

“什么!佳佳在金山大道天桥上讨钱?”黄伯还想说什么,黄大维顾不上听了,冲下楼,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金山路而去。

来到金山大道的人行天桥上,却不见佳佳的身影,只有一个蓬头垢面的汉子坐在地上,前面放着一个瓷盆。黄大维焦急地问那个汉子道:“那个拉提琴的小姑娘哪里去了?”

那汉子嘴里呜哩呜啦的吼出一串含糊不清的话,原来是个哑巴。

“佳佳!佳佳!”黄大维大喊着左顾右盼。忽然,他看见天桥对面不远的另一条马路上,女儿手里提着什么东西正在过斑马线。“佳佳!”黄大维跑下天桥,朝女儿奔去。就在这时,一辆失控的摩托车飞速朝佳佳撞来!佳佳被摩托车撞得飞出十多米远,那把小提琴化成无数碎片飞向半空。

“佳佳!”黄大维扑过去抱起浑身是血的女儿,“佳佳!佳佳!你醒醒,我是你爸爸呀!”

佳佳忽然睁开眼,举起还紧紧抓在手里的药袋道:“叔叔,给、给你治病的药......”说罢又昏了过去。

“佳佳,我的好女儿啊,爸爸对不起你呀!”黄大维搂着昏迷不醒的女儿嚎啕大哭!

这时,救护车呼啸而来,市晚报、电视台的新闻采访车接到热线电话后也赶来了。佳佳被抬上车送到市第一人民医院,迅速被推进了急救室。一会儿,医生出来了,脸色凝重道:“谁是孩子的家长?”

黄大维道:“我是,医生,我女儿不要紧吧?”

医生道:“肝脏被撞伤,要马上进行肝脏修补手术,否则就有生命危险。在手术的时候要进行大量的输血,可是孩子的血型是比较少见的AB型,目前血库没有这种血型!”

黄大维脸色发白,急声道:“大夫,你们一定要救活她!她不能死,她不能死啊!”

医生道:“你是什么血型?”

黄大维道:“A型”

“孩子母亲呢?”

“A型。”

医生怀疑道:“都什么时候了你开什么玩笑,两个A型的人生得出AB型的孩子来?”

“是真的,大夫!”黄大维这才泪流满面地把妻子如何忽然离婚,自己如何再婚,如何检查才发现自己不能生育,才知道女儿不是亲生,如何把女儿撵出家门,与前妻对诉公堂的事裁枝剪叶的跟医生说了。

医生道:“你真糊涂啊,这么乖的孩子你何必要去问亲生他生啊。”

“医生,我好后悔啊,你无论如何也要把我女儿救活啊!”黄大维几乎是哀求了。

在旁边采访的记者听了,为黄佳佳感动得热泪盈眶,对医生道:“医生,你们想想办法抢救这个孩子,说什么也不能让死神把她夺走啊!”

医生两手一摊道:“可是血,去哪里找血?现在急需要血啊!”

这时,记者的手机“嘀、嘀、嘀”的响起了短信来临的提示铃声,他灵机一动道:“有了!咱们去电信局求助!用短信向全市所有的小灵通、手机用户求助! 我不信,几百万人的大城市就找不出AB型血的人来!”

市电视台的记者也喊道:“还有电视台!插播滚动紧急求助新闻!”

两名记者立即驱车分头赶往电信局和电视台。

这天,俞华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织毛线,忽然,电视荧屏下方出现了一条滚动新闻:紧急求助!紧急求助!一位名叫佳佳的不幸被摩托车撞伤,生命垂危,现急需AB型的血液,如果您是AB型血,请您赶到市第一人民医院,用您的爱心救救这位小女孩!

俞华两眼死死地盯着屏幕,手里的线团滚落在地,嘴里喊道:“佳佳、佳佳!”她跳起来就往医院跑。来到市人民医院,只见血液检验科前挤满了男男女女,在吵吵嚷嚷的抢着献血:“医生 ,抽我的,抽我的!”

“不,抽我的,我身体棒,血液绝对干净!”

俞华来到手术室前,一眼就看见了黄大维,她焦急道:“大维!孩子怎么啦?不会有事吧?”

黄大维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医生说解决了血液问题,手术就不成问题了。”

俞华长松了一口气,忽然鼓足勇气对黄大维道:“大维,对不起,我隐瞒你那么多年,今天我就告诉你......”

俞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黄大维打断了道:“俞华,什么都别说了,佳佳就是我的亲骨肉!”作者龙新霖

推荐阅读

科比推特暗藏玄机,透露三大关键点,疑似对骑士湖人交易相当不满

交易截止日已经完成,各支球队也都得到了他们想要的球员,以及他们希望得到的结果。但是要说到在昨天深夜那么多的交易当中,最为被人们所关注的单笔交易,应该还是要说湖人和骑士之间所完成的交易。在这一笔交易当中,骑士送出了小托马斯和弗莱,以及骑士自己的选秀权,从湖人处得到克拉克森和小南斯。湖人希望送走克拉克森...

老球皮丁丁2 天前

上汤鲈鱼——鲜辣的滋味,更能充分突出鱼肉的鲜美

鲈鱼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等营养成分,还含有维生素B2、烟酸和微量的维生素B1、磷、铁等物质。鲈鱼能补肝肾、健脾胃、化痰止咳,对肝肾不足的人有很好的补益作用,还可以治胎动不安、产后少乳等症。准妈妈和产后妇女吃鲈鱼,既可补身,又不会造成营养过剩而导致肥胖。另外,鲈鱼血中含有较多的铜元素,铜是维持人体神...

地方特产4 天前

CST对一侧头颈肩背游走性疼痛的诊断+治疗

冯芸 萊赐康康复平台 微信号 laicikang2017CST治疗流程 01头部静止点  (操作CV4时,手与枕骨之相对位置)操作手法:CV-4接触患者头枕部,感受到两边枕骨扩张和收缩的程度是否一致我的感受:向外扩张不收缩,左边很明显,说明左边筋膜较右边紧张处理手法:在枕骨开始向两边扩张时,双手给予阻力,此过程要不断重复,直...

康复医学网3 天前

《满江红》月华天宝

北京文学传媒xue666ling真实文学  净化您凌乱灵魂   离奇故事 增添您闲情志趣             【满江红】  文/月华天宝    劲笔挥书,诗词赋、江山写画。  千仞嶂、怒冲霄汉,敢于拿下。  万古流芳今不屑,唯期吐尽心中话。  君请看、正韵在词林,文风雅。    业余爱,多苟且。唯勇气,休崩泻。...

豫文秣语4 天前

只是简单的水电开槽,没想到师傅会对施工要求这么高

虽然水电工艺分为为开槽与不开槽做法,但不管怎么做,墙面是一定要做开槽处理的,否则就是排明线管了;比如下面这位业主家,在装修做水电时,看到师傅这样处理,就知道师傅肯定是个大师傅,原本只是简单的水电开槽,没想到师傅会对施工要求这么高,直夸师傅很有责任心。通常情况下,师傅们在做开槽处理时,都会先用墨斗在墙...

小拾跑装修2 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