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晋娱乐网 >> 两性 >> 正文

1946年夏,柏溪人去楼空。如今孤独的校舍,记述曾经的荣光……

时间:2018-06-11 15:49:59 作者:重庆市文保志愿者 阅读: 1894 点赞: 94 分享: 21

【编者按】:重庆市文物保护志愿者服务总队在2018年呼吁亟待保护的文物第一名就是柏溪中央大学,今天我们一起来看看何老师的柏溪分校。

重庆柏溪,无论是对于中国还是重庆,都有着特殊的意义。曾几何时,这里是人才的摇篮,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专家教授,其成就在自然科学方面尤为突出。如今,在互联网上查电子地图,却发现柏溪的位置上被标注为“白溪”。柏溪,大概已被今人遗忘,但历史为它记下了一笔。

中央大学柏溪分校旧址最后的校舍

环境优雅,求学佳地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8月13日,淞沪会战打响;9月13日,教育部同意位于南京的中央大学迁往重庆。由于校长罗家伦提前有准备,学校迅速将需要搬迁的器材、图书装进箱子,星夜兼程,火速赶往重庆。到10月初,中央大学已基本搬迁到了重庆,并且从11月起各个专业陆续在沙坪坝开课。

历史学者对于罗家伦的评价,可谓褒贬兼有,但对他担任中央大学校长一事的评价,却惊人的一致——都是表扬。他利用自己在教育部的影响力,利用国民政府定都南京的机会,把中央大学建设成了当时中国最大的大学,让许多教师成为部聘教授。他高瞻远瞩,抢在国民政府迁都之前,把中央大学迁到了重庆。如果晚至11月19日之后,即《国民政府移驻重庆宣言》发布之后,那么南京至重庆的车船票将一票难求。如果那样,学校搬迁不知要多出好多麻烦,许多超重的教具、实验用具恐怕都无法运走。

由于中央大学搬迁得早,也搬迁得快,很快便恢复了上课。更由于罗家伦的明智决定,一次性地把学校远远地搬迁到了重庆,从而避免了二次、三次搬迁,甚至更多次的搬迁。比如杭州的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就历经了五次搬迁,辗转流徙,最后才迁至重庆江北。

1938年中央大学招生后,发现学生人数激增至1944人(在南京时只有1000余人),教室明显容纳不下。当时日机时常飞临重庆上空轰炸,人多了,可不是好事。罗家伦赶紧向教育部请示建设新分校,请示的同时,又派人出去寻找新校址。他对新分校有3个要求:一是离校本部不宜过远,可免管理及教师兼课困难;二是交通应相对便利,宁用水道,不用或少用公路;三是地方应相对隐蔽。

几经选择,罗家伦最终选定了位于中央大学嘉陵江上游30里的一个地方。他视察后非常满意,就问:“这地方叫什么名字?”前去寻找地方的人一下蒙了,隔了片刻才说:“没名字。”罗家伦想了想说:“就叫柏溪吧。”随行人员听后都说好。

罗家伦

罗家伦为何取名为“柏溪”?大概是源于此地所在九曲河段,两岸长有许多柏树,而且环境非常优美。透过史料记载和学生的回忆录,可一窥究竟:

柏溪是沙坪坝上游嘉陵江旁的一个隐蔽山村,距校本部30华里。分校环境,四面环山,旁绕溪水,岗峦起伏,风景绝佳。校舍距嘉陵江边约一里许,经青石板台阶200余级,自下而上,穿过柏溪小街,傍溪水而行,直达校址。

分校面积148亩,大部分原为肥美水田,山顶有一果园,植有广柑1500余株,当时全部购价1.55万元。分校地势中部较平,可作为大操场,东、西、南三面隆起,北部低下,学生宿舍、饭厅、教室、办公室诸建筑共百余间环绕操场四周建立,往来方便。建筑物四周广植芭蕉、翠竹、松柏、梧桐等树。柏溪真是一个山清水秀、环境优雅、绿树成荫、鸟语花香的求学佳地也。

这是中央大学校史里的记载,虽然形容优美,但缺乏情感色彩。当年学生的回忆,则鲜活许多。如钱谷融在《柏溪游记》一文中写道:

独客异乡,登山临水,触处愁生,复何意言游。而雾晨月夕,足迹常在邱壑间者,亦聊以遣忧云尔。去冬十二月来柏溪,间常游焉。其地处乱山中,仅嘉陵江一线与人通。溪阔可丈许,夹岸繁翠柏,间杂筱篁,或微风悄发,则婀娜多姿,或急雨骤临,则垂首如泣。睹者悄然生感焉。两旁多生怪石,或如鸭咀,或如狮首;孤危者摇摇欲坠,平整者冷洁可卧;无不各极其趣。溪中流水潺潺,彻夜不绝,梦中听之,几疑雨到山间也。水流蜿蜒可十里许,沿途竹篱茅舍,小桥流水,颇饶诗意,游者流连不忍去焉。有时犬吠一声,林鸟惊飞,则又倦而思归矣。噫,蜀中虽好,何如江南耶?遥瞻乡梓,心凄绝矣!

为柏溪写过诗文的人远不止钱谷融。当时的教授、著名美学家宗白华就为柏溪写过一首诗《柏溪夏晚归棹》:

飙风天际来,绿压群峰暝。

云罅漏夕晖,光泻一川冷。

悠悠白鹭飞,淡淡孤霞回。

系缆月华生,万象浴清影。

时任中央大学文学院中文系主任、后人称为国学大师的汪辟疆也写有一首《柏溪道中》:

嘉陵水色女儿肤,比似春莼碧不殊。

送我一程山路回,照人千顷浪花腴。

颇宜行脚供三宿,何必乘舟入五湖。

便与目成分手去,明朝相见不生疏。

据说,诗中所曰“嘉陵水色女儿肤”一语,在当时柏溪分校非常流行。

森林学系的学生李传道也写有一首《钗头凤——1941年柏溪》,颇为传神:

西风急,秋云碧,高天雁字书成一。寒沙浅,烟波软,去舟何处,隐隐还现。远、远、远。蓼花赤,芦花白,飘萧江渚分秋色。江天晚,滩声啭,又听山鸟,数声啼唤。乱、乱、乱。

既有诗文佐证,可见柏溪环境的确优美。于学忠,国民党二级上将,抗战时期寓居重庆,曾在唐家沱、五里坪等地居住。此人在柏溪畔、中央大学旁也有住房,今天已辟为“于学忠将军旧居”。若非柏溪之美吸引了他,那还会是什么呢?

再说中央大学的请示很快得到了教育部的认可,分校火速开始建设。那时建校,非常简单。以楠竹为梁柱,竹篾夹泥为墙(重庆人称罩壁),上盖茅草,只要人多,几天就可以盖成一幢。相对而言,平整操场就要慢一些。到1938年12月4日,柏溪分校正式开学。

中央大学艺术系学生梅健鹰的木刻作品《争取最后胜利》

名师云集,培育桃李

那时的柏溪分校,主要是一年级新生在此就读,教师则多数是从沙坪坝校本部赶来。要上课时,教师就从沙坪坝出发,或乘船,或坐轿,或步行,上完课又返回沙坪坝。据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中央大学曾经有校船,来往于沙坪坝与柏溪之间,每日来去各一趟。

当时中央大学的艺术系,聚集了一批中国一流的美术家,前往柏溪上课的有徐悲鸿、黄君璧、傅抱石、吕斯百等。徐悲鸿,大名鼎鼎,自不细说。黄君璧,著名国画家,与张大千、溥心畲齐名,他的画落款有“柏溪”的,大概有二三十幅,甚至到了晚年,他还在画柏溪。傅抱石,著名国画家,中国美术史家。学生们回忆他上课,殊多赞誉。吕斯百,著名油画家,徐悲鸿高足,曾留学法国。他在柏溪教书之余,画了不少画,如《庭院》《莴苣和蚕豆》等,其画非常具有重庆乡村韵味。

前往柏溪上课的文史哲教师,也不乏鼎鼎大名者。如宗白华,著名哲学家;汪辟疆,著名诗人,目录学家;顾颉刚,著名历史学家;朱东润,著名文学家、文学史家;柳诒徵,著名历史学家;罗根泽,著名文学批评史家;魏建猷,著名历史学家;郭廷以,著名历史学家;吴恩裕,著名红学家;吴组缃,著名作家,后任全国《红楼梦》研究会会长;翻译大家杨宪益与夫人戴乃迭,均在柏溪任过教。

除文史哲外,还有英语教师。如范存忠,英语语言文学家;叶君健,著名翻译家;蒋礼鸿,著名语言学家。另有数理化教师,如吴有训,著名物理学家;唐培经,著名数学家,统计学家;周鸿经,著名数学家。

柏溪分校还有一些可谓是“珍稀品种”的教师来授课。如段续川,植物细胞学家;萧孝嵘,著名心理学家;刘后利,著名农学家;陆志鸿,著名金相学家;翁文波,著名地球物理学家。

能够走上中央大学讲台的教授学者,均非等闲之辈,只是篇幅有限,只能选录这么一点。中央大学,在南京时就号称“亚洲最大的大学”,虽然流亡到重庆,其教学质量并未受到多大影响。战争年代,流亡办学,在炸弹下授课,柏溪校园依旧书声琅琅、人头攒动,何其不易!

柏溪高徒,一代风流

俗话说“名师出高徒”, 在柏溪读过书而后成名的学生有哪些?我们很难一一统计,但是,可以找到其中一些佼佼者。

朱光亚,中国核科学事业的主要开拓者之一,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

钱骥,空间技术和空间物理专家,“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

冯端,物理学界泰斗,中国科学院院士。

陶诗言,气象学家。

李坪,著名地球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尹文英(女),著名昆虫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颜鸣皋,金属物理学家,被誉为一代宗师,中国航空钛合金创始人,中国科学院院士。

吴良镛,著名城市规划及建筑学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

陶大镛,著名经济学家。

郑国锠,著名植物细胞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汤定元,固体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薛社普,细胞生物学家,实验胚胎学家和生殖生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汪闻韶,著名水利和岩土工程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闵恩泽,石油化工催化剂专家,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

聂华芩(女),当代著名女作家,著名文学翻译家。

钱谷融,著名文艺理论家,博士生导师。

刘起釪,著名先秦史专家,中国社科院首批荣誉学部委员。

王觉非,世界史专家,博士生导师。

中央大学西迁重庆时,师生员工仅1000余人,至1946年东归时,已发展到4000余人。战火纷飞之时,国家还肯花大力气、大把钱来办教育,这是抗战必胜信心的显现;狼烟四起、炸弹如雨,学生还愿埋头读书、刻苦钻研,他们怀抱着的正是抗战必胜的信念,并坚信抗战胜利后国家需要建设。

1946年暑假,中央大学迁回南京,柏溪分校的学生也随东归人流奔向南京。人去楼空,曾经热闹非凡的柏溪一下子沉寂了,杂草丛生,野鸟筑巢。

1948年,江北县(今渝北区)利用中央大学柏溪分校的房子,创办了江北县师范学校。而后几经停与办,最后于1962年撤销。1972年四川省教育厅决定恢复江北县师范学校,但此时的柏溪校舍已经千疮百孔,破烂不堪,江北县师范学校最后不得不另择地方办学。

70多年过去了,曾经人头攒动的柏溪,已经变成了一个污水处理厂,只有临江一面,还留着一幢孤零零的房子。据说,那是当年的传达室。

全城招募“文物保护进课堂”活动

【寻找文物保护课堂】讲好重庆故事传播中国故事

亲子巡城活动

【回顾】母亲节,我们在湖广会馆与古迹玩游戏

老街活动

回顾 | “守望乡愁”2017重庆老街年会

【回顾】2018中国民间文保志愿者(重庆)交流会

【活动回顾】在旅行中生活,在生活中旅行

#让古村活起来#(第二十四期简报)大结局——寻找重庆最美乡村

精彩分享

让我们共同打响“朝天门保卫战”,让朝天门活起来

关于保护重庆地标、精神之门 ——朝天门历史文化的公开信

组织简介

以民间力量推进文物保护——自我介绍的1.0版本

如果,你对重庆历史文化感兴趣,非常欢迎加入我们的队伍

加入方式一:微信群(请扫码二维码,备注我要加群

重庆老街

以保护历史文化建筑,关注古镇、古村落为己任

致力于向社会大众宣传、推广相关资讯

我们

关注重庆的每一处历史遗迹

关注重庆的每一条老街小巷

我们

关注政府对重庆历史文化遗迹和文物古建筑的态度

我们:是重庆文物保护志愿者服务队

我们:聚集在志愿者服务队的正黄旗下

推荐阅读

23岁就火遍中外,迪丽热巴教养有多好?这些细节让人心服口服

说到迅速蹿红的明星,就不得不提迪丽热巴,热巴从《克拉恋人》出道崭露头角,被网友称作“唯一一部女二比女主还受关注”的电视剧。她的认真努力不仅展现在戏中,就在平常生活中也十分谦虚,懂得分寸。23岁就火遍中外的她,教养到底有多好?看完这些细节,我心服口服!先说说之前争议最大的跑男吧,跑男算是热巴事业的一道分...

吃我一拳4 天前

世界各国“特种部队”最喜欢用的五种步枪

喜欢户外打猎的老铁们请看以下视频每一个国度戎行都分别了很多种,包含惯例兵,另有特种兵,惯例兵施行着惯例的作战义务,施行着国度授与的统统惯例义务,而另有一类就是施行着非惯例义务的精英队伍,这类队伍的存在也是为了施行凡人所不克不及施行的刻薄义务,也是相称严酷的义务。这类兵,被各个国度称之为特种兵,也是每...

带刺仙人掌1 天前

男子用百年老树改装成摩托车,土豪出百万收购,男子称不缺钱

这是一个特别喜欢改装摩托车的男子,并且他的改装能力特别强,前不久他就改装出了一台十分惊艳的摩托车。原来,男子用一棵百年老树,制成了一辆摩托车。相信大家都抢过QQ红包吧?都曾为那几毛甚至几分钱带来的喜悦而乐此不疲吧?每当抢到陌生人的红包,就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一样,这种感觉我也有过。而我要在这里说的是,天下...

沉沦醉生梦死情2 天前

绿叶爷爷在课堂中使用或提到的12个催眠技巧

点击标题下「心教育」可快速关注催眠是一个很神秘的字眼,提到催眠,人们会直接联系到灯光灰暗的舞台、随着催眠师指令做出夸张行为的人和对于无法控制自己行为意识的担心。然而如何使用催眠技术帮助别人呢?如何根据每一个人的故事设计专属催眠过程,在催眠状态里感受不一样的情绪、经历新的故事体验不一样的人生?美国湾区...

心教育1 天前

想收藏铁壶,他是你必须要知道的一个堂口!

时间:2018年1月地点:日本山形 清光堂前往清光堂的路上清光堂是日本的铁器世家,也是少数几家生产以铜盖铁壶为主的山形系著名代表堂口,从藩政时代开始已历经400余年传承,多次荣获日本皇家和工艺会特别嘉奖。  400年铸物名门  初代堂主喜六在当时盛兴铸造的山形市铜町地区建立起铸造作坊,也就是现在清光堂的前身,从...

紫砂之家1 天前

主人回家没看到二哈,在自家后院找到时,眼前的一幕把他惊呆了

经常听到网友们抱怨说被二哈撕家,啃家具,但是你们有听过特别喜欢洗澡的二哈吗?之前听的是不管怎么做,都是死不洗澡。可是这只奇葩的二哈居然这么喜欢洗澡,但是此洗澡非彼洗澡哦。家住农村的张先生养了两只狗狗,一只哈士奇,一只萨摩耶。昨天刚下过大雨,今天还有一点点小雨,吃过午饭的张先生睡意朦胧,就去午休了,可...

萌宠梦工厂3 天前

工艺解析 瓷砖薄贴工艺

装饰就是营造不同的生活环境创造不同的生活方式表现不同额人生态度装饰带给人们的是一种愉悦与优雅、纯粹与不凡的心情感受,赋予人们的不同气质的内涵和神韵,能体现出不凡的生活品味,并能彰显活力从而精致地展露自我个性。瓷砖作为时尚明快、复古流行的生活品质的装饰材料,已经成为家家户户的选择。作为家的落脚点,瓷砖...

南京速美超级家2 天前